媒体

  • 純純的愛,美好的回憶

    那是一段青澀的感情,純純的…但像夏天的陽光般明媚…楓是一個不愛說話,不是很帥的男生,在班裡的成績還算不錯,總是帶著一張娃娃臉,臉上從來都是帶著很陽光

    2020-05-27

  • 沒牙虎看瓜,沒牙虎偷瓜

    孟良崮山前的稍瓜特好吃。特別是“疙瘩脆”,一落花就能吃,所以侄兒一學會走路就忙著偷瓜。看瓜的是個老頭,因他滿嘴裡沒有一顆牙,外號“沒牙虎”。侄兒一來沒牙虎就攆,老是攆不上,累的

    2020-05-26

  • 燒餅奶奶

    自從看瞭“爸爸去哪兒”之後,爸比、奶奶(聲調一聲nāināi)這些詞深對我們生活影響太大瞭。早上去上班的時候,看到一路邊攤位寫著燒餅奶奶,我就想這位攤主

    2020-05-26

  • 夢裡有煙花飄落

    穿著白色的裙子穿過覆滿晨霜的草地。已經是深秋。成都的天氣依然濕熱,隻有在這樣的清晨,滿目的白霜才能顯出些許涼意。她赤著腳,腳面上融化瞭薄薄的霜,水露沁涼。但她並不在意。飛機起飛

    2020-05-26

  • 茶缸裡裝著世界的好

    這對盲人夫妻總是在醫院旁的公交車站拉二胡,無論春夏秋冬,無論車站人多人少。我每天下班都要在這裡候車,漸漸便和他們熟悉瞭,等車的間隙會和他們聊兩句。雨天或驕陽似火的時候,無論我怎

    2020-05-25

  • 那份躲躲藏藏的初戀

    年少的時候我是個愛慕虛榮的女孩子,不僅在成績上與班裡的其他女孩子比拼,在衣飾和情書上,更是不肯向她們服輸。當然這些是在暗地裡較量的,一旦被某個愛嫉妒的人上告瞭老師,這樣的虛榮轉

    2020-05-25

  • 後來,終於在眼淚中明白

    素涼站在籃球場看球。政管與經法,兩個與我們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系,但她的神情十分專註,緊張時發出尖叫,聲音可以壓住身旁的鼓聲。十月陽光明晃晃潑下。一張臉如此熱烈生動。總是會有人問

    2020-05-24

  • 信函上的恩愛“夫妻”

    約翰勞勃生是英國的一名殘疾人,他隻有一隻左手,全身癱瘓在床,隻有右眼能見到一絲光。他並未把自己關在黑暗裡,他用上天賜給他的僅有的那一絲光亮,讀書看報。他想,上帝既然給瞭他一絲光

    2020-05-24

  • 櫻花下凋落的愛情

    一開始,我相信站在櫻桃樹下可以帶來幸福。2008年,在高中的第一個春天,我站在學校裡唯一的櫻桃樹下,看著樹頂上粉紅色的櫻桃樹。我認為他們像精靈一樣可愛,像天使一樣美麗。當我踮起

    2020-05-24

  • 雙贏

    我眼前常出現揮之不去的一幕:一位六十開外的男人低頭弓腰,身體完全是90度彎曲著,把足有65公斤重的妻子安然地背在背上,邁著沉重的步子在樓梯上攀登!這對夫婦就住在我樓下。男的雙目

    2020-05-23